首页  »  八字知识  »  四柱信息取象

四柱信息取象

添加:2015-05-27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一、劫财:
劫财的体现:性子急,冲动,义气,豪爽,不怕流血牺牲,主动积极,攻击性强,富于操作意识,以行动解决问题,劫财人具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特点。
劫财旺为忌神时,这种鲁莽,强悍,冲动,不要命,没头脑的性格,注定一生同官非,口舌,打 架斗殴,破财,生病为伴。
劫财为用神时,积极,自信,豪爽,义气,雷厉风行的性格能够得到朋友的拥护和鼎力相助,能 在财官上取得一定的成就。
二、比肩:
比肩的体现为:刚健但不鲁莽,富有处世能力,但不急切,遇到事不怕,但不凶猛,不去侵犯他人,但是也不会允许别人侵犯自己,为人处事留有余地。 但是比肩也和劫财同样具有容易破财的特点。其喜忌和劫财一样。
三、食神:
食神表现为;趋向与平淡,知足,与世无争,乐于奉献,参与但不计较名次,付出但不追求回报。食神专制七杀,七杀暴躁,专制,严苛,故食神为不喜欢独裁,不喜欢专制,悠游自然,心宽体胖,含蓄,正统,守德。食神不利于参加激烈的竞争,不利于开拓的事业。
食神为忌神时体现为;得过且过,不思进取,不利于开拓型的事业。
食神为用神时,体现为,和气生财,自是平安有福之人。
四、伤官:
伤官表现为:喜欢自己的表现,喜欢名气,出风头,坚持自己的言论,固执,重视他人对自己的肯定,爱虚荣,乐于付出自己但是重视自己的付出,施恩于人但是希望别人感激,胆大,有开拓精神,反动而不守规矩,喜欢自由,富于变化,不安于现在状。
伤官为忌神时,过于放纵自己,一切要以自我为中心,这种自私,固执,无视他人,没有规矩,狡猾,爱吹牛的性格很讨人讨厌,不仅会给生活事业带来麻烦,并且很少有知心朋友。
伤官为用神时,这种执著,专一,开拓。进取的心性,能使其开创以番事业。
五、正印:
正印对日主比较专一,一切言行都以日主的安全,荣誉为中心,体现为;专一,稳定、缓冲、博爱,淡泊名利,忍辱负重,勤恳耐劳。这种处处内守,为他人着想,又不争权夺利的心态,自然能给日主带来安全、平顺和福气。
印旺为忌神时,这种过于注重自身安全、与世无争、缺乏权益意识的心态,将会使日主边得无能懒惰,随大流无主见,胆小依赖,内向压抑。
六、枭神:
枭神不会尽心尽力的保护日主,也不会轻易给日主带来荣誉和地位。枭神体现为:奉献往往是不甘心情愿的,淡泊中想有点名气,忍辱负重,勤恳工作但是有怨言,无主见,却不愿意随大流,容易封闭自己,不愿意关心他人,也不愿意被他人关心,看起来有修养,但是有时候却不通 人情。特别是偏印无制(没有偏财)无化时(没有比劫),体现出来的心性是爱占小便宜,制造是非,病灾、破财、失业等麻烦会随之而来。
七、正财:
正财同日主是异性的关系,亲和力强,关系密切,一切言行均以日主的利益为中心,自然体现出来的是:为人比较现实,执着,功利主义,重视感官的安适,有口福,重物质,轻精神,以及不相信神佛道教。正财人重视物质生活,执着于被我肉身所控制的事物,只收不放。比较小气。
正财为用神时,这种执着、现实、实干、勤俭的性格能够使日主在经济上和事业上取得一定的成就,同时家庭也会比较和谐。
正财为忌神时,日主会由于欲望太多,或者由于生活所迫,一心钻在钱眼里,使生活失去乐趣。一生被钱财感情所累,为身体而忧。
八、偏财:
偏财:偏财同日主是同性的关系,具有排斥心性。日主不会执着于某个事物,包括妻子钱财等,偏财之人对于任何事物都不会珍惜,都无所谓,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。体现为:为人慷慨,重义轻财;有经济管理财、才能,和交际手段,生活散漫,随便,感情不专一,婚姻不稳定。
偏财为忌神时,在生活中会体现;铺张浪费,爱慕虚荣,贪图享受,懒惰,散漫,吃喝玩乐,不 务正业,对任何事情都没有责任心等。
偏财为用神时,对钱财和事物有控制能力,又能拿得起放得下,因此日主多才多艺,在经济管理,企业策划,和人际关系方面更有天赋。
九、正官:
正官在八字中体现为:比较理性,守法,自我约束,循规蹈矩,按部就班,光明正大,客观公正,有责任感,有良心感,重视社会公德,重视团体决定,胆子比较小,特别怕事情,被人中伤,压抑内守,负担,有慢性病等。
正官为忌神时,这种过强的、自律意识,会导致日主胆小,懦弱,甚至感到活得窝囊;有被人中伤陷害的可能;工作劳苦、心理压抑形成慢性病;由于前怕狼,后怕虎,而失去很多发展的机会。
正官为用神时,能开创自己的事业,当然,名气,地位也会随之而来。
十、七杀:
七杀是所作所为不会以日主的安全发展为中心,因此,七杀体现为:命令挂在心里,但是,心里却很反感,想要出名,但是不会考虑自身的安全;严厉暴力,专制气魄,有感召力,权威,义气,自我摧残,有疑心病,记仇,报复心很强。
七杀为忌神时,自然会导致疾病,伤残,官非,等祸患。
七杀为用神时,日主名利心强,有志气,有破裂,判断敏锐,不考虑自身安全,因此他成就的事业也比正官大。

十星的含义

一、正官:
当日干为精神主体我,则所遇的正官“克我且与我相吸”。在心理世界我们能列举以下凡态: 顺从、守法、自我强迫、守常规、常用过往的经验与合乎理则的心、拘束、人云亦云、挂念、反省、被中伤、责任感、忠、自卑感、客观、理性、重复某些事、刻板、良心感、重视社会公论、重视团体决定、从众、怕。由于一般欲规都认为女孩婚后都该守“三从四德”,而正官即“守三从四德”,故而婚姻的代立品——丈夫,可以下官代表,八字中所谓的“夫星”即正官。如果把日干当为“肉体我”时,则所遇的正官即可代表“摧害内肉体我”、“限制肉体我”,但与肉体我关系密切的,我们可以列举为以下事象:慢性病、与自己关系密切但不利自己的事器物、人不良嗜好、顶头上司、法律、教师、管教自己的父母、家庭担子、学历、当官、工作任务、女性的丈夫(男在处工作,女在内,而男性所赚的财物,可供养女性,因而女性之肉体我之利益即限制在丈夫手里)、及男性的女儿(因儿女一生,男性家计担子增大,承受压力增大,肉身受的限制也更大)。

二、七杀:
日干为精神主体我时,其所应对的偏官为“克我且我斥”,在心理世界上我们可列举以下心态:“命令挂在心里,但却想排斥命令”;“想象一只无拘野马,但荒唐不来”;“难事、恶势力压着我,但却不屈服”;“尊服于不具大众性的观念”;权威、志气、气魄、猜疑、不服输、专制、推移道理、机敏、暴气、劲力、自我摧克、恨、自制、节制、规律、严厉、勤劳、坚忍、自我压抑、义气。至于,女性有一个与她“不和协”的丈夫(这里的丈夫在某些情况下,可以指为“外情人”),男性有一个不亲密的孩子,都可指偏官。而如果我们把日干令为肉体我,则其对应的偏官当为“对我肉体利益有所克损、限制、且与我关系相排斥”,在宇宙万象中,我们能列举为以下的人、事、物:小人、激烈的病痛、仇人、危险器物、严厉的顶头上司、教师、长辈、灾险、儿女(男性而言)。

三、正财:
日干为精神主体我时,其所应对的正财为“我克且我吸”,因为“肉体”是精神主体我最具体的控制者,故而以下为正财的心态: 重视官觉之安适及口腹;性欲的满足;对具体可控制的物象或事象之执著(如对财物之执);现实;讲求功能利益;一切知识以感官察觉的为主,不相信神秘、神道。如日干为肉体我时,其应对的正财当为“为我肉身所控制、限制、且与我肉身关系亲密”,在宇宙万象中,我们可以列举以下的人、事、物:财物、房地产、家俱、一切有功能的物品、食物、妻子(以男性而言,妻子的肉身是我肉身具有、控制的,且我和妻子之间是相粘吸的,而换另一心理角度而言,男子娶妻的重大目的是满足肉身欲求)。

四、偏财:
日干为精神主体我时,其所应对的偏财为“我克且我斥”,在心理世界中我们能列举以下心态:“控制我所能控制的任何具体之物或事件,但却不执著在这个事或物上”(例如编辑、整理书本、绘图、雕刻、修理物件……);“操作身体,但对肉身的安适感却有排斥之意”(例如练武术、作体操);虽理财,但不重财;可将脑中的立体图案加以翻转,看出展开图或侧面图——空间关系良好;能将“心象”、“心声”加以安置、编排。如果日干为肉体我时,其所应对的偏财为“为我肉体控制、限制、且与我肉身关系并不密切”,我们可以列举宇宙的人、事、物:不很重视日常家务工具、不亲密的妻子、偶获的钱款(不是“我的”,但可以利用)、自身的财产(但并不重视)。至于古书中把“父亲”列为偏财,这是有道理的,因我的出生正足以限制父亲肉身的利益,亦即“我会克他”,故而父亲可为偏财。

五、伤官:
日干为精神主体我时,伤官的含义即为“我生且我吸”,我们可由这个含义,列举以下的心态:“我向外流放”,且“我与我所流放者粘合”;“表现”但“恋执自己的表现”;成就感;出风头;喜名声(名为自己所发出的代表);坚持自己的言论;重视他人对自己的声誉与肯定;付予但重视自己付予的;施恩予人却希望别人感激。而伤官克正官(排斥的克),故而一切反正官的皆为伤官,例如:创意、反理则、新鲜感、不守规定、不喜拘束、好胜、逞强、反叛、生动、富变化、不止于一点的意识流、夸大、主观。综合以上二者又可以得到某些伤官物性:注意人事间的变化、关心有趣、变化、夸张的外界、幻想自己为世界伟人、梦想一位异性跑地求亲、在心人之间的胜地负。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把日干当成肉体我时,则伤官的含义即为“与肉体我所生,且与我关系良好者”,我们可以列举为宇宙间的人、事、物:以女性而言是男儿(儿女为女性肉体所生的,但伤官的儿女通常指男儿);说话、运动、旅游、著作、跳舞、祖母(因前面已说明偏财为父亲,则生我父亲者自然为伤官)、名声、排泄、晚辈。

六、食神:
日干为精神主体我时,食神的含义即为“我生且我斥”,我们可以由这个含义,列举为以下心态:“表现但不在乎自己的表现”;参与,但不计较名次;表演但没有出风头的意味;付予但不计较自己的付予;有爱心;无“执恋的投注力”;能无心机的关怀人类、小动物;常能“悠然见南山”、“物我两忘”。因为食神可以克制七杀,而七杀为暴躁、专制、意志、严苛,故而食神亦可为不喜独裁、不喜严苛、悠游自然、不喜欢自己强迫作某事。同样的,食神也有广大意识流动,也有很好的语文流畅力,更有很好的欣赏性及艺术表达性。如果我们把日干当成肉体我时,食神的含义即为“肉体我所生及所生的与我关系并不密切”,我们可以列举为宇宙的人、事、物:以女性而言是女儿(因女性生出女儿后,女儿即外嫁,与我关系并不密切),说话、运动、旅游、著作、跳舞(以上几类虽与伤官类似,但不同的是伤官具在执著、变化、生动、新奇、时髦的色彩,而食神却只有流畅、平淡、纯实的特性),社会服务、名声、晚辈。

七、正印:
若日干为精神主体我,则正印应当为“能使我生长,且与我关系良好的”,由于“能使我生长”所对象的心态较抽象,一般人不易了解,故可以由伤官求之。因为正印会克伤官,故而,正印可以为:化繁为简(反复杂化),喜类化,求得事物共同关系,凡事看得差不多,缺乏精细性及分化力,看淡名声,内含不灵、稳定,守常,缺乏情绪力,缺乏感触力,缺乏流畅性,是知足、呆滞、厚重、没有意见、有修养、慈祥的。而由以上心态混合可得:宽容、耐心、对天道的信任、有宗教心。如果我们把日干当成肉体我,则正印应当为“能生出肉体我,且与我关系良好者”,我们可以列举宇宙间的人、事、物:母亲(母亲为生我肉体者,且与我关系良好的),消化中的食物,呼入的空气,提拔自己的长辈,房屋(房屋虽非直接能生我,但因能保护肉身的安全,因而也有生的意味),助长我学识的老师。

八、偏印:
日干为精神主体我,则偏印为“生我且我斥”,我们可由这含义与正印类比,列举为以下心态:“虽呆滞但不满于呆滞”,“知足中带些奢望”,“封闭中带此表达态”,“淡泊中想出小名”,“善于类化中却想多取事例”,孤独,“不愿被人侵犯,也不愿侵犯人”,“不愿关心人,也不愿被人关心”,“虽不反驳别人的意见,但也不愿意接纳”,“有宗教心,但常生小的妄想”,“看来有修养,但不通人情”。又因偏印克食神,故而有偏印的人,不富同情心,不能悠游自然,不喜言谈。如果令日干为肉体我,则偏印为“生长肉体我,但与我关系不亲密”,我们可列举为宇宙间的人、事、物:继母(继母能抚养我,但我与其二者间的关系不密切),与我关系不密切的长辈或母亲,能助长我的食物但我并不喜欢这食物(如药,含有高量养份,但不适合于肉身的食物)、房子、教师。

九、劫财:
当日干为精神主体我时,则劫财的含义为“助我且我吸”,我们由正财及正官之含义,可间接列举劫财所能代表的心态。因为劫财克正财,而正财为肉体,故而劫财可为增加我的气势去控制肉体,并且我对“增加我”的气势有引力,会更加强,因此如:想到什么就作什么,急切的,的强烈的操作欲望,冲动,不重肉身欲望,不怕流血,有独立性,以行动解决事情……,皆指劫财。又正官为公法、思虑……,而劫财抗挫正官,故而劫财可为:不重社会公制、常规,不将事情挂在心上,内心从不压抑也不思索,强悍、鲁莽、有攻击性。如果我们把日干当为肉体我时,则劫财的含义为:“可助肉体我,且与我关系良好者”,我们可列举为宇宙间的人、事、物:兄弟(因兄弟与我皆为父母所生,五行中属同类),朋友(朋友间可相互助益),健康器、四肢、骨髓、肌肉。

十、比肩:
当日干为精神主体我时,则比肩的含义为“助我且我斥”,我们由此含义及与劫财含义要比拟,可类举其所属的心态:则健但不鲁莽,富于处事能力但不急切,富操作性但行动较慢,遇事不惧但不凶猛,不可侵犯的但也不随意侵犯,主动,自主。如果日干为肉体我时,则比肩的含义为“帮助肉体我且与我关系不佳者”,其对应于宇宙间的人、事、物为:兄弟、朋友、健康器、骨髓、肌肉。

十星杂谈

贪心:伤官兼正财。
爱心:食神兼正印。
意志:正财兼七杀。
焦虑:伤官、正财、正官、七杀,以正官、七杀最重要。
静坐:正印。
怀疑:正官兼伤官,或七杀。
应该:正官。
给:伤官或食神。
相信:正印。
好奇:伤官。
脾气好:食神,或正官,或正印。
坏脾气:伤官兼七杀兼劫财。
是非制造者:伤官兼劫财。
文人相轻:伤官。
军人特性:劫财(羊刃)加七杀。有强烈的行动力、攻击力、勇猛性,非有劫财不可,有强烈不屈的意志、严格的纪律,非要有七杀不可,因而军人特性是劫财加七杀。
教师特性:耐心听着学生的倾诉,一次次解释同一事物,一次次领受学生错误反应,这非有正印不可,毫不考虑将一切献给学生,细心的关心学生的点滴,流畅而清晰的表达,非有食神不可。同样的,一个伟大的母亲,一个传教士,一个令人钦佩的护士,都应有正印及食神。
公务员:遵循公家的意志与上级的指示,非要正官不可,要淡泊名利,随遇而安,非有正印不可。
逐名逐利者:好名即伤官,好利及正财,故而逐名逐利者,为伤官、正财旺者。
辩论家:七杀兼伤官。
极权主义者:七杀。
胆大:劫财、羊刃、伤官、七杀、身旺能敌官杀。
胆小:正印、食神、官杀过重、偏印过重,印绶重重。

其它:

和色欲有关的因素:桃花,沐浴(月令或日支为重),红艳,三合,六合,干合,偏正财混(男),官杀混(女)。
和好动有关的因素:驿马、八字刑冲、伤官,劫财羊刃。
无组织无纪律:伤官,驿马逢冲,劫财、羊刃。
和搬家有关的因素:驿马、正偏印被冲或克,年支与日支相同、年支与月支相冲,月支与日时相冲,日支与时支相冲。
工作变动:正偏印被冲克,驿马,官星逢冲、克、合。
下海:正偏财克正偏印,驿马,官见伤官。
勇猛:七杀、劫财(羊刃)、伤官、比劫多。
自私:独财入墓无刑冲且比劫少;日干与正财要相合;月令为正财且天干不透财,正偏印过多,伤官重。
大方:正偏财在天干,羊刃劫财多,比劫出干,财星遇劫,食神不被破坏,食神多。
泼妇性格:伤官旺而出干,羊刃,羊刃冲刑,伤官见官,官杀混而身旺,偏印带羊刃,比劫重重,魁罡逢冲。
贤妇:食神得位,正印得位,正官得位,天月二德,正财正印。
狂妄:伤官出干,伤官势旺,羊刃,伤官劫财,伤官羊刃,比劫重重,羊刃七杀,身强杀旺。
小心:正印,食神。
和文雅有关的因素:正财、正官、正印、食神、天月德、日德、日贵、三合、六合、文昌。
和粗鲁有关的因素:七杀、羊刃、伤官、刑冲,伤官与官星同柱,或配合失宜,吃相狼狈。
和文笔、脑力有关的因素:正印得宜、偏印得宜、食神得宜、伤官得宜、文昌、丙丁日干与壬癸配合得宜,壬癸日干与丙丁配合得宜,官印相生。
和体力、操作有关:伤食混杂、官杀混杂、八字刑冲、财多为病、比动重重,满盘浊气。
和虚伪有关的因素:伤官透干,伤官见官,官杀混杂,食伤混杂,化气失时,正财带合。
逢小人:运逢比肩、劫财、伤官。柱中比劫为忌神,一生多破耗,多遇小人。
失财:运逢比肩、劫财、羊刃。
外伤:七杀透干,官杀同透干,伤官与官或杀在天干,羊刃刑冲,金旺克木,官杀在支被刑、冲(官杀在干,头面显眼处带伤破相;官杀在支;肚腹下肢带伤破相),伤官见官,八字刑冲。
腰痛:地支为卯辰二字,金木相战,壬癸水弱戊己土重。
近视:八字有火被水克。
肠胃不好:八字有戊己土被木克,八字木多,八字偏印多。
使人胖的因素:食神有力(能吃能喝,不挑食),食神暗藏,伤食生财,正印有力,日干带合,癸日干身强,四柱纳音水多,四柱纳音火多。
使人瘦的因素:偏印有力,食神逢枭,比肩健旺,劫财健旺,七杀健旺,官杀混杂,四柱纳音金多,四柱纳音土多,柱有子未二字消化不好或脾胃病。
好学:食神文昌,官印相生,杀印相生,食神配印,伤官生财,食神生财,偏印有力,正印有力,华盖坐印(若坐偏印主性喜神秘佛道)
和算命有关的因素:华盖、偏印、伤官。
优柔:正官过多,官杀过多,正印过多,土过多,食神过多。
好酒:八字有酉亥二字日干为金水土,日柱为戊寅(春天生)、甲午(夏天生)、戊申(秋天生)、甲子(冬天生),火炎土燥,月令沐浴。
子女好:(男命)正官有力不被破坏,七杀有力不被破坏,七杀有制,食神健旺,时干支为喜用。(女命)食神健旺,伤官健旺,时干支为喜用,食神生财。
恋爱及感情之事:三合、六合、桃花、沐浴、红鸾天喜、干禄;(男)正财、偏财、合财、喜用神;(女)正官、七杀、合官杀、喜用神。以上岁运逢之。

最新风水定象

一、宅居五行

1、金:家中金属、铁器用品,金银首饰,存折,水管(水龙头),玻璃制品、钟表;
2、木:家中木器、家具(桌子、书柜、大衣柜等),家中花草、床上用品、盆景;
3、水:卫生间、饮水机、冰箱、空调、水族箱;
4、火:电器、灶(火)、电灯、红色窗帘、指南针、电插座;
5、土:地板、水泥地、墙壁、沙发。

二、宅外五行

1,金:道路、车辆(停车场)、金属加工厂、外科(牙科)诊所、银行、珠宝店;
2,木:大树、树林、园林公园、医院、学校、文教单位;
3,水:水库、水井、细流、道路、大江大河、排水沟;
4,火:电视塔(通讯信号传播之类)、广告牌、广场、工厂、饭店、烟囱、百货商店、闹市、美发店;
5,土:楼群、大型建筑、高坡、庙宇、土堆、院子、菜地。

三、十神地理象征

1,正官:政府、机关
2,偏官:公检法单位、色情场所
3,正财:银行、证券公司、企业
4,偏财:娱乐场所、舞厅、酒店、商场
5,伤官:健身房、ktv
6,食神:戏院、饭店、食堂
7,正印:学校、文教单位、敬老院
8,偏印:医院、医药单位、算命馆
9,10、比劫:居民小区、大马路



0% (0)
0%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