凶宅要了两条男人命


轰隆隆——

伴随着一道闪电,雷声也响彻了天空,院落、树林都被这雷电照射的如同白昼一般,老W家的门窗也被这雷声振动的颤颤巍巍。

准备休息的老W,随着闪电的光芒看了看窗外,顺着电光隐约感觉院外树林中有东西吊在树上。白日里有树荫看不清楚,可这闪电将夜色分出了黑白,反而比白昼看的清楚了许多。

好奇的老W随手从门后拿了把雨伞便出了家门,走在泥泞的树林中慢慢前行,当再一道闪电降落之时,眼前的一幕将老W彻底吓软了,不顾雨水倾落,丢了手中雨伞一边踉跄奔跑,一边口中嚷道:

“快来人啊,有人死了——”

家人听到老W的呼喊也连忙跑了出来,看到满身泥水的老W赶忙问他情况。老W看到家人后急忙嚷道:

“快去喊人,树林里有人上吊死了——”

家人也是恐慌起来,忙将周边邻居们喊了起来,当听说有人在树林中上吊,大家很快就聚集起来。伴着雷电,拿着手电一众人走进了树林......

没几步大家就走到了老W发现尸体的树前。顺着手灯的照射,很快锁定到了死者的脸上。

“这不是失踪几日的***嘛!”

丁酉年的一个深秋晚上,刚刚下了一场秋雨,北方的秋凉气已不是刚刚入秋时的凉爽感觉... ...

邻居微信群里群主发出了邀请:

“谁有空,和我一块到刚弄好的乡下会所里去玩?”

群主是当地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总代理,闲暇空余时间就在市区不远的农村,通过亲戚关系与人一块建设了一个院子,作为家人休闲的地方,也可以邀请客户、朋友来喝茶聊天。

早就听说他在弄“会所”,好奇的我们很快聚集了五六人便驱车出发了。到会所时也有晚上8、9点的样子,车子停在了院子大门口。

新做成的院子,老T也没来几次,农村大门锁具比较特殊,从正面看大门正前很正常的一把钥匙孔,可是门后却有特殊的锁门机关,来的这几位都不甚熟悉,老T只能慢慢摸索。这个空闲我借着车灯光看了下气派的院落大门,又职业习惯性扫视了一下周边环境。院子建在了村边,周边被树林包裹,左右邻居也相隔有几十米远。院子与大马路之间是他们自己修的一条小柏油路。借着车灯估算有六七十米距离,小路直直的冲了过来,好在走到他们大门口弯了一下。可这条小路直冲的位置也是一栋房子,是他们紧挨他们院子建设的另外一个小院子,看房子不如他们家的气派,小了很多,可这路冲来让谁看了也会多少有些不舒服。借着车灯看到这家房子与路正对的墙上贴着一块“泰山石敢当”的石头,对于我们职业来说,这样的路,靠这样的石头是不能化解掉的。于是又开始发挥我职业习惯,冲着正在开门的老T嚷道:

“这家房子是你们的吗?怎么将马路修的正冲自己的房子?”

“不是我们的,是另外一家卖给我们地皮的人家,借着我们的院墙贴着建起来的房子。”老T边在摸索着开着大门,一边头也不扭的回答我。

“这样的路冲到房子很不好的,估计你们的这点门口弯了下也是请人看的吧?”

“这是我亲戚组织建的,具体不太清楚。”

“这样的路冲到房子,轻者官非口舌、车祸、受伤,重者要命啊。他还是冲的西北乾宫,更为厉害... ...”我还是习惯性的跟他们解说,大家都没有理我,老T还是弄门锁,其余几人都各自观察这周边环境,计划着将来在这里怎么弄烧烤... ...

随着铁门“哐啷”一声,大门终于被打开了,我们一拥而入,开始欣赏他的院内景色... ...

时间过的很快,参观后,喝茶闲扯了一会便开车回市里。当我们快到市区的时候老T开始调高语气跟我们说了起来!

“在院子的时候,我都不敢提。前面院子前段时间就出了人命,我在开大门的时候,越给我提我就心中越是紧张,到了这里我才敢大家伙说前面院里发生的事情......”

————

这就是开篇提到的事情经过。房子是卖给他们地的一个人,见他们在这里建了一个气派的院子,恰好自己家的地没有全占完,就将剩余的土地建了一个小一些的院子,作为他们老两口的养老处,没有想到因为和家人生气,就有了开篇时候的一幕,据说当时已经有一两天没有见到这人了,可就在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被邻居发现。

其实当时我也有想说当年会是一个应凶的时间,当我说出这个路冲对房子的弊端时候,大家都没有反应也就没有继续深入聊。何故在丁酉年会是一个诱发房子发凶的时间呢?

当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某一个点单独的问题,从大的方向来说元吉认为是有三条线组合而成,即天时、地理与个人。天时是当时有关的星体运行关系,记录方式一般是用天干和地支组合,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八字。某时段个人运气,就是个人八字与当时成天体运行组合后产生的关联,引发出个人运势顺逆的结果,这是天时与人的关系。地理是讲的地理环境,包括了人们生活居住的房宅,叫做阳宅;还有先人去世后埋葬的坟墓,叫做阴宅;现代人办公、经营、生产的房宅、工厂也是阳宅。总称为风水。房宅除了自己所在的环境外,也是受时间的影响,就算是好的风水也不是说年年都吉,月月都发。这一切是受年运时间的影响,也是星体运行磁场对地球不同居住环境的影响,这是天时与地理的关系。那么人在阳宅居住,自然身体会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,舒适的地方,人的思维是活跃的,遇到决策时就能做出正确选择。反之住宅周边嘈杂、闷热,人的心情也会烦躁不安,遇事缺乏耐性,决策时候也会因为冲动容易选择错误。这是地理与人的关系。

这家出凶祸的阳宅,除了西北角处有一条长长的直路来冲,院子大门也开在了正西的酉方。丁酉年,太岁在酉方,酉为正西大门的位置,书中有言:“太岁可坐不可向”。坐、向是一对对立的关系,比如常说的坐南向北,坐东朝西,朝向就是大门所开的方位,是人出入的地方,是活动的空间,而坐是安静的、稳固的靠山。太岁是年中天子,掌控一年的吉凶祸福,喜静忌动,因此太岁可坐不可向。这家大门出入处每日活动,自然就成了太岁方犯凶。是不是只要流年太岁到门就不好?也不一定,还是要全局来看,结合环境、结合人。他们家西北方位被路冲之,西北在八卦中属乾卦,代表了老人和男主,如此之冲多应男主不吉。恰逢当年紫白飞星二黑凶星降临在了西北位置,还是要静不要动的一颗凶星,路冲天天来冲起,不发凶都难。从这些思路我们看到了天时与地理的关系凶,地理与人的关系凶,天时与人的关系就不得而知了,毕竟不知道死者年命和八字。这也是元吉只言这里不吉,却不敢说一定会凶的原因。

后续:这家人出事后院落荒废了起来。不久周边有村庄因为修路拆迁,需要临时租房,此房租给了一对老年夫妻,入住不久,租客男主因脑梗去世... ...

本文属《易经学习网》原创,未经许可禁止转摘。

  • 分享:
评论
还没有评论
   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

    © 2003-2022 Zhouyi99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